虽然每天都很忙

2019-03-02 09:26

到目前为止,在北京的帮扶下,和田地区共新建医院6所,改扩建医院2所,新增床位数2145张。北京市共选派医疗援疆医生561人次,推出了针对先心病、白内障复明、婚前检查等医疗援建品牌,深受和田人民欢迎。

卫生医疗篇

北京建工技术员小史的亲身经历也说明了近年和田医疗水平的发展。“2012年有一次我急性肠胃炎,因为病人太多医生少,我在医院等了四五个小时才接受检查,今年4月,我又一次因为肠胃炎去看病,当时虽是半夜两点,但我一到医院就看成了病,一点儿没耽误。”(车社)

6月23日,在工厂第一车间,公司行政副总董家琪告诉记者,车间里除了一名车间主任是汉族人,其余都是维吾尔族当地人。“刚开始是我们去附近乡镇招工,后来人们口口相传,很多人就主动来报名工作了。目前厂里平均工资是每月3019元,工人拿计件工资,干得最多的一个月能拿到6000块。”

1991年出生的小史2012年6月份就来到了和田,2013年4月份,和田墨玉县北京中学开建,“我看着这片土地从一片沼泽变成了十多万平方米的校园,有图书馆、食堂、篮球场、多媒体教室,在工程交付使用的时候,学生和老师们来新校舍参观,看到他们开心的脸和满意的笑容,我能想象他们在这里好好念书的样子。当时我觉得作为北京援建者中普通的一员,真的很自豪。”

京和纺织是由北京纺织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光华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佳华泰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的。从名字就不难看出企业的立意所在。2016年8月,这座崭新的现代化工厂在茫茫戈壁滩上建成并投产。目前公司现有员工600人。

荒滩戈壁建城市新貌

建厂之初,京和纺织从和田市职业高中选拔了54名维吾尔族技校毕业生,把他们接到北京生产基地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培训,佐日古丽·米尔布拉就是其中的一员。回忆起在北京培训的日子,这位刚刚20岁的小姑娘非常满足:“能有机会去北京我非常高兴,在那见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也学会了很多技能,对现在的工作很有帮助。”如今已经工作两年的她表示,“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虽然每天都很忙,但是非常开心。”佐日古丽·米尔布拉现在每个月能赚3500块钱,比在和田市做保安的哥哥赚得还多,提到这一点,小姑娘自豪地笑了起来,“爸爸妈妈也很高兴我能自己赚钱,还有结余补贴家用。现在每周末我都会带着爸妈去和田市的餐厅吃饭,等攒下更多的钱,我要带着爸妈再去北京看看!”目前京和纺织已直接带动当地910名贫困人口脱贫,二期项目完成后,将再安排1000多名贫困人口就业。

和田地区自然环境、基础卫生设施、群众防病意识及生活方式等原因造成当地先天性疾病高发、心脑血管病并发症严重等地区医疗特点。今年3月,第九批第二期北京援疆医疗队来到和田,其中17名来到了和田地区唯一一家三甲医院——和田地区人民医院。这17名医生来自北京各大三甲医院,可谓重点科室的骨干力量。“不出和田,完成所有疾病诊疗”是当前医疗队的目标之一,因为知名专家的坐诊和当地医疗水平的提高,“我们甚至见过乌鲁木齐、国内其他省市的患者专程飞来和田治疗”,北京世纪坛医院泌尿外科挂职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副院长陈达对记者说。

作为国家级贫困地区,和田市区马路平整,楼宇林立,乡村里也比记者想象的整洁有序,不乏设施完善的医院、学校。而这一切,全都离不开来自北京的援疆建筑公司的多年努力。

6月25日,在和田地区墨玉县一处在建的纺织工业园工地上,记者见到了这些身处一线的建设者们。在和田,平均每年有200多天的扬沙天气,有一句流传颇广的谚语:“一天要吃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干燥、扬沙、温差大等问题给施工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我们现在看到的和田,环境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回想起刚刚来和田的场景,一位已经来和田6个年头的老师傅告诉记者,“承建和田皮山农场棚户区改造工程时,那真是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施工,除了胡杨树、骆驼刺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植被。进场初期,大家住在帐篷里,边搭临建边做放线、定位;晚上一场大风过后,帐篷刮飞,大家就‘望星空’睡觉,而且现场没有自来水,大家就自己动手挖井,挖出来的井水是咸的,越喝越渴,更别提洗澡和上网了……”而如今,和田市区已经“高楼林立”,破败的棚户也变成了崭新的住宅区,新建的公路四通八达,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

大漠孤烟,西出阳关,21年来,千余名从北京来的建设者在这片热土上播撒了无数真情。在和田,他们21年如一日,早已把别人眼中的艰苦过成了日常;在和田,选出几名事迹突出的典型也并非易事,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这片土地上倾注了太多汗水和心血,故事多的讲不完。本报今明两天将刊发北京对口援建和田综述,为这些平凡的建设者而歌。

除此之外,“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伍”是北京医疗援疆工作的重中之重。唯有“授之以渔”才能从根本上改善和田地区的医疗水平,这就要求援疆医生工作的关键“不在于自己完成了多少台手术,而在于手把手教会当地医生独立完成多少种手术”;“不只完成常规查房和教学,更要教会当地医生知识和操作”。

既然条件如此艰苦,是什么支撑这些一线建设者们坚持到现在的呢?比起豪言壮语,技术员史成龙拥有更平凡却完美的答案。

大漠边缘的北京建设者之歌曹建明会见法国参议院代表团以“锂”相邀青海锂电产业初具规模蓝天保卫战打响 京津冀及周边督查“包干到县”“捡钱分钱”老圈套再现 多位老人被骗国家级贫困县走出的女足冠军:足球,改变了她们的人生一女子出车祸接受x光检查导致流产 请求精神赔偿为何未获支持?中以加速器项目在广东珠海开工建设北京西城朝阳丰台发布接收转学申请工作安排 转入西城仅限小学3至5年级“有时候结局并不是你梦想的那样”——世界杯妙语连珠

20岁维吾尔族小姑娘成家里“顶梁柱”

客户端

而京和纺织只是北京企业援疆成就的一个缩影。目前和田市北京工业园区已初步形成服装、食品生物为主的产业发展布局;和田县北部经济新区初步形成服装、新型建材为主的产业布局;洛浦县北京工业园区初步形成服装、电子产品初加工为主的产业布局;墨玉县北京工业园区和十四师皮墨北京工业园区初步形成纺织和新型建材产业为主的产业布局。

搜索

产业就业篇

6月23日,京和纺织厂里,佐日古丽·米尔布拉在工作。 京报集团记者 邓伟 摄

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工程建设部部长、和田地区住建局副局长蔡晶介绍,自2010年新一轮援疆以来,北京为和田改善住房及基础设施条件,提升教育、医疗、文化及体育硬件设施共计200余项,建设规模约2110万平方米,援助资金81亿余元。2017年底,北京援建的交钥匙项目和田市北京医院荣获全国建筑领域最高奖项“鲁班奖”。

促进就业、推动当地百姓脱贫是援疆的重点工作之一。只有达成百姓的稳定就业,才能真正实现脱贫。发展第二产业是近年来北京援疆工作的重点之一。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劳动技能要求不高,非常适合在和田落地。北京援疆国企——新疆京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京和纺织)正是其中的代表性企业之一。

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虽然条件比几年前有了大幅改善,但是和田地区艰苦的自然条件还是让这些建设者们身体有些吃不消。因为北京承建的绝大多数项目是学校、医院、生产厂房等事关民生的工程,晚完工一天,百姓可能就没处看病、没处工作,所以工期往往非常紧张,北京建工四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许文涛告诉记者,“现在这个工业园的工期压缩了将近一年,工人们一天大约只休息8个小时,甚至经常加班到深夜……”

基础建设篇

和田位于新疆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1997年3月,第一批北京援疆干部抵达和田,开启了京和携手、共同发展的历史进程。

频道

在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从北京到和田,尚没有直达的航班和火车,经乌鲁木齐中转,坐飞机到达和田需要八个多小时,而火车最快也需要70多个小时。但在这距北京如此遥远的边疆城市,北京印记却随处可见:和田市区的马路上,奔驰着与北京毫无二致的公交车,细看能看到车窗上有小条幅写着“北京市赠送”;路边的建筑有不少都印着天坛的图案,说明这些建筑物都是北京市援建的。